影视资本新贵正悄悄崛起,抄底还是赌局?

分享到:
作者来源 : 广东影视网 ???????? 发布时间 : 2021-10-17
导读:有走的自然就有再来的,虽然影视行业正值寒冬,但基于庞大的市场受众和娱乐需求,“影视”这块蛋糕依旧好吃。
咪乐|直播|app|下载   为此,有关方面已经行动起来,比如微信官方曾发布公告,称将对某些诱导行为进行处罚;去年2月,国家工商总局也开展整治工作,首次将新媒体账户列为重点整治对象。

 

       2018年,对于影视行业来说是最艰难的一年,寒冬期,我们听到最多的话就是“资本逃离”。

       前段时间,证监会在向券商下发的文件中提到,不得变相将募集资金用于其他用途,且募集资金原则上不得跨界投资影视或游戏。专款专用+禁止跨界,直接堵死了影视公司借壳上市、注入非影视行业上市公司之路,无疑对影视公司的资本运作带来了巨大冲击。

       不难发现,面对如今动荡不安的影视行业,不少外行资本或被驱赶、或主动逃离,都已经在慢慢退离影视行业。去年3月,老牌电视剧公司华录百纳被美的少帅何剑锋斥资18亿控股;7月,当代东方谋求转让公司实控权;8月,中南文化首席文化官刘春等多位高管离职,股东股份被司法冻结,公司面临多项诉讼。

       但是,有走的自然就有再来的,虽然影视行业正值寒冬,但基于庞大的市场受众和娱乐需求,“影视”这块蛋糕依旧好吃。

       2019年伊始,一家名为“传递娱乐”的港股上市公司就公布了一系列动作:CD HOME、众星时代和esee英模文化时尚集团三家经纪公司以及北京悦凯影视传媒旗下悦凯经纪加盟;束焕、苏彪两位国内TOP编剧入驻;阚清子、赵达、施诗等在内的20余位艺人签约。

       同时发布了一系列知名大项目,如日本国宝级IP《棋魂》《非自然死亡》的改编剧,韩剧《宫》的改编剧,泰剧《天生一对》的改编剧,以及腾讯定制的《九州·斛珠夫人》和《白夜追凶》编剧指纹原著的《刀锋上的救赎》,爱奇艺定制的《少年江湖物语》,马伯庸+使徒子联手之作《京门九侠》,束焕操刀的《甲方乙方之劝退师》,连翘的《后宫真烦传》等一系列剧集项目。

       香港传递娱乐有限公司,这家之前并不被人熟知的公司为何势头突然如此猛烈,到底是何来头?

       富力地产集团公子操盘,不差钱的传递娱乐!

       据悉,传递娱乐前身是香港电影人黄百鸣创办的天马影视。2017年10月,开曼公司NICE RICH GROUP LIMITED从黄百鸣等手中收购其持有的天马影视15亿股股份,占比为58.71%,涉及总金额为4.86亿港元(折合人民币4.1亿),成为天马影视的实际控制方,NRGL公司背后大佬张量成为控股股东及主席兼执行董事。
 

       张量何许人也?富力地产集团总裁张力之子,和王思聪、潘瑞、王烁并称“新京城四少”,张量至今已创立数十家公司,包括黑洞投资、实地地产、恒量建设集团、普及中国等,高价收购黄百鸣的天马影视,无疑是想涉足影视领域。

       不过此时被收购的天马影视并不能支撑张量的影视路。黄百鸣创立天马影视以来,最成功的项目就是拿到7.7亿票房的《叶问3》,但随后便被相关部门查出涉及虚假票房3000多万,不仅引发了背后投资方快鹿集团的资本危机,天马影视的口碑也遭到了重创,公司上市三年均处于亏损状态,总亏损金额达3.3亿,黄百鸣三次脱手失败,最后才落到了张量手中。
交易几个月后,2018年初,天马影视发布公告更名为传递娱乐。

 

富力地产集团总裁张力之子张量

       随后,传递娱乐便宣布,旗下全资附属公司以4.5亿元人民币收购厚海文化及其附属公司。而它才是支持传递娱乐能够公布大批量头部影视剧项目的背后僚机。

       据悉,厚海文化创立于2016年底,是一支以内容制造为主的影视策划制作团队,主攻电视剧和综艺。团队核心成员分别参与过《三国》《盗墓笔记》《红楼梦》等影视项目,及《跑男》《极限挑战》等热门综艺,有在一线卫视频道担任电视剧评估采购主管岗位近20年的制作人,也有资深专业网络文学主编、编剧,吸引了爱奇艺、腾讯、小糖人、嘉行等大批伙伴参与合作。
 

       完成了港股并购,有了属于自己“金主爸爸”的厚海文化,开始了大刀阔斧的发展,短短不到半年时间,便从一家二流影视公司发展成了业内无法忽视的头部公司,而传递娱乐也借厚海文化之力进一步在影视行业站稳了脚跟。

       目前,厚海文化总经理赵文竹在传递娱乐担任了总裁一职。两方合力,在寒冬期众家颓靡的当下,一口气推出了数十部个个不凡的头部剧集,点燃了2019年资本的第一把火。
你退我进,资本座上总有人!


       一手将造钢管起家的中南重工拉入影视圈的刘春宣布从中南文化辞职,票务出身的永乐文化暂停部分影视业务,做电声元器件和组件的共达电声彻底挥别影视圈......

       寒冬来临,这些入局较早已经在市场上栽过跟头的老资本是真的退了,但在他们退的同时,一些新势力也逐渐冒出了头,站进了老资本的空位里。除了上面提到的传递娱乐,还有包括瑞熙文化、环幕传媒、耐飞影视等。

       去年分账过千万的头部网大《牧野诡事之神仙眼》《沙海番外之蚌人》的出品方之一瑞熙文化就是一个典型例子。据悉,瑞熙文化是中国瑞熙金融控股集团旗下全资子公司,该集团旗下有近4家从事投资基金管理、财富管理服务的公司,以及1家京悦汇商务俱乐部。
 

       2017年瑞熙文化成立后,瑞熙集团便加大了对影视板块的投入。去年,瑞熙文化分别与《狐狸的夏天》的出品方康曦影业以及《红海行动》《邪不压正》《动物世界》等院线大片的出品方耳东影业达成合作,并在5月成立了二级子公司瑞熙立言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目前,瑞熙文化手上已经有与腾讯视频联合出品的系列网络电影《古剑奇谭》、许晴主演的院线电影《士为知己者》等多个影视项目,并且已与鼎阅文学达成战略合作,掌握了多个优质影视IP。
 

       除此之外,去年频繁亮相的耐飞影视更是不容小觑。

       与北京文化、长生天、工夫影业等其一线公司深度绑定,与吴京、乌尔善、丁晟、宁浩等一线电影导演达成合作,请来陈国富做艺术总顾问,和天下霸唱、猫腻、烟雨江南等顶级网文作家及刘成龙等编剧成立合资公司,手握近100个IP版权,仅头部作品就有约30个。

       这个于2016年成立,潜行近两年,2018年初才崭露头角的耐飞影视,其背后站着的是“北京卫视主持一姐”栗坤,凭借在文娱行业从业13年积累出的人脉,一亮相便是以头部之姿声势浩大。

       目前已经参与投资/孵化了《二代妖精》《河神》《艳骨》《悍城》等多部电影、剧集。据消息称,2019年耐飞影视投入在影视项目上的资金将不少于5个亿。
 

       不论是背后有煤炭和房地产资本的快递娱乐,还是从基金集团分支出来的瑞熙文化,或是有栗坤人脉支撑的耐飞影视,包括其他从短视频等领域进来的资本,事实上,资本并未随着寒冬的到来而全盘撤逃,旧资本走了新的会立马跟上,一刻没闲着,投资额度甚至并不会比原来少,毕竟尽管受到重创但影视产业依旧还是个朝阳产业。

       这些新进资本中不乏有一些汇聚了专业影视人有真本事的,但是我们也不得不警惕,这其中依旧有一大批新进资本还是在走旧资本老路,想着赚快钱。

       虽然与旧资本相比这些新进资本学聪明了,不会只看个PPT就砸钱投资,但专业团队的数量与质量依然无法满足目标业绩的需求,对市场的了解和对项目的把控能力也并不能在短时间内提升。如此短线作战难免让人感到下一个影视资本危机的味道,中国影视行业的健康发展离不开资本的支撑,但上一个“轮回”的教训还没走远时,“资本收割”更应慎之又慎!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近四成票房不足百万:谁“导演”了炮灰电影热

协会新媒体

国家广播电视总局 国家电影电子政务平台 中国文明网 人民网 新华网 中国文艺网 光明网 中国网

友情链接: 广东文明网 广东省旅游网 广东文艺网 广东作家网 1905电影网 南方网 大洋网 金羊网 广东省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广州市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