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蛇:缘起》唯美与文化底蕴的互生与壮阔

分享到:
作者来源 : 张启忠 ???????? 发布时间 : 2021-10-17
导读:《白蛇:缘起》把许宣与白娘子爱情的民间传说设置为“今生”,影片描绘了二人情感的“前世”,令人耳目一新。故事讲述了千年修行成人形的蛇族少女刺杀国师失败落水后,被永州城附近的
咪乐|直播|下载并安装 当地城管局工作人员还曾表示,将数千元票据以宣传牌的名义开具发票便可拿钱。


自2015年的《大圣归来》至今,国产动画鲜有票房与好评兼得的作品问世。追光动画、华纳兄弟联合出品的动画《白蛇:缘起》作为追光的第四部动画作品,仍旧沿袭了追光动画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亮点,更扭转了故事羸弱的态势。

《白蛇:缘起》把许宣与白娘子爱情的民间传说设置为“今生”,影片描绘了二人情感的“前世”,令人耳目一新。故事讲述了千年修行成人形的蛇族少女刺杀国师失败落水后,被永州城附近的捕蛇村青年阿宣所救。阿宣对失忆的小白百般呵护,暗生情愫。

 

当跌落丛林中的阿宣被毒蛇攻击时,小白挺身搭救了阿宣的命。蛇族的勇士常盘和国师徒弟对小白的接连追杀,不仅没有阻断阿宣与小白的爱情,相反,为了两情相守,阿宣不惜化人为妖,并与小白、小青一起,与贪婪的蛇母和国师进行了殊死的拼杀。

在国师布置的冰刀雪剑的阵法中,面对即将形神俱坏、沙化而逝的阿宣,小白依然不离不弃,将阿宣的魂魄封印在碧玉珠钗中,给了阿宣投胎转世的一线生机。故事跌宕起伏,可歌可泣。

根据导演赵霁介绍:利用立体特征的三维影像,追求平面效果的中国山水的诗意方面,做出了艰难的尝试。

其实,作为“成人向动画”的《白蛇:缘起》,华丽与华美的画面,显示了影片材质、渲染等方面的精工细作,也体现了中国的诗情画意,是2015年《大圣归来》之后,国产动画的又一部扛鼎之作。
 

充盈了文化气韵的唯美

《白蛇:缘起》利用了国产动画的样式。开片是二维效果的水墨动画,国师的纸人车马和折纸形成的刀嘴利爪的大鸟,则是折纸动画的再现。在美术方面,影片开端则是泼墨效果,结尾则是长卷的人物画,主题是洋溢着传统美学的三维立体画面。

影片塑造了犹如宝石般艳丽与温润的色彩。全片的场景,不仅具有梨花带水的艳丽,也有空灵剔透的意味。不同的色彩,传达了不同的情绪。

阿宣采药的山峦,点缀着霜叶枫林的红色;宝青坊附近的银杏林是橙黄,小青出场的场景是阴森的藏青色,蛇国是一派阴冷的绿色,佛塔与永州城是霞光满天的黄韵与暗红,宝青坊则是暗黄与浅红的离幻。各种色调的场景,纤细的明度分层,远近不同的光照,勾勒了不同的空间景深。

画面流淌着中国传统美学的意味。影片开端,阿宣生活的群山峻岭之间,丛丛簇簇的火红的枫叶, 给峰峦与坚硬的岩石涂抹了娇艳,那种红色,就是“中国红”的润透。

更令人惊讶的是,湛蓝碧透的晴空中,缕缕白云;山间飞瀑如练,红叶映澈着如纱的雾霭,场景宛若一幅中国山水画卷。场景不仅精美,还有诗意。去宝青坊探的水路上,暮色低垂,阿宣的小舟驶出了洞,俯拍镜头,是开阔江面的两叶小舟。刹那间,观众一定会浮现“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的古诗。

 

 国产动的唯美方面,《大鱼海棠》(2016年)已经开创了先例。《白蛇:缘起》在雕刻光影的基础上,云集了丰富的中国传统文化元素,有机缝合了蛇族、人类、道教国师的三个世界,故事的繁复与缜密程度超过以往的国产动画。

除了角色的是古代服饰之外,器物方面,有民俗中的大烟袋、碧玉珠钗;建筑中有风铃摇曳的佛塔、城墙、石板古街;音乐有古筝等乐器;台词中有医卜星相、五行八卦、奇门遁甲、二十八星宿等充满神秘色彩的文化;

甚至,主题曲也有禅诗的空灵与深味,其中“何须问,浮生情,只是浮生此梦中”语句,改编自唐代高僧鸟窠禅大师回答诗人白居易问询的禅诗:“来时无迹去无踪,去与来时事一同,何须更问浮生事,只此浮生是梦中。”

空澄静寂禅诗,附和了阿宣的淡泊宁静与自得其乐,更铺设了他以后的为情而万虑全消、破釜沉舟的深层心理。

不仅如此,影片利用传统文化制作了诸多的奇观。 例如,“天罗地网”,是古人凭经验总结出来的一种有煞气的神秘理论。

影片中的道长用法术,编织了一道道金光构成的、缠住了小白与小青的枷锁。而天罗地网,也是一个成语。观众可以在传统文化的不同方面来理解奇观的设置以及角色命运。

除了表象、情韵,影片塑造角色命运时候,更是移植了传统的哲学。根据角色设定,阿宣与小白是“人妖两途、天道无情”。所以,二人的感情历程必将布满凶险与杀机。

阿宣,心怀悬壶济世的郎中梦想,平时怕蛇,不捕蛇以交赋税,而是采药为生,贫穷但洒脱,有着乐观与旷达的老庄思想色彩;为了拯救小白离苦得乐,义无反顾、舍我其谁的态度,又应和了菩萨精神与儒家的担当。

随着故事的行进,观众渐渐体味到,影片的主题不再是爱恨情仇,而是借用“人与妖”的比赋,探讨了人心向善(以阿宣为代表)还是人心本恶(以国师、蛇母为代表)的哲学问题。
可见,唯美画面内部流淌着的传统文化精神,自然风景的华丽与角色性格与心灵互为表里、相得益彰,使角色形象与命运更加活脱鲜活、亦真亦幻,成功塑造了全片具有哲理的“飘逸”风格。

 
 
珠钗勾连了故事断片


地下的蛇族、地上的人类、国师有冲突,如何链接和碰撞?阿宣与小白,可以一见生情,但是,人与妖两图,如何跨越藩篱?投胎转世后,如何再度相认与重逢?作为核心道具的碧玉珠钗,缝合了这些断片与三条故事线。

碧玉珠钗,本是蛇母交给小白刺杀国师的凶器。因为国师为了吸收蛇的精气以提升修为,强迫村民捕蛇替代赋税,以至于很多蛇都遭劫难。但小白没能成功刺杀国师。被阿宣搭救后。碧玉珠钗成了一袭白衣的小白的精美首饰。

最终,小青用珠钗刺杀了国师。一息尚存的国师将阿宣和小白置于冰天雪地的阵法中,阿宣冰冻身亡后,即将“形神散、魂魄散,不在有来世 ”,肝肠寸断的小白用这个珠钗,牵着阿宣的魂魄,并将魂魄封印其中。碧玉珠钗,是凶器、装饰、灵器,还是二人在人间相遇的信物。

 

碧玉珠钗以一种神秘法力勾连了不同空间的人物与故事线,而恹恹欲睡、不舒心的小狗肚兜则是以谐趣的方式,旁敲侧击的方式,参与叙事。

小白救了险些坠崖身亡的阿宣之后,受到了灵气的感召,小狗也会说话了。看到阿宣与小白情窦初开,继续到更高的山峰去采摘草药时,小狗害怕得不敢攀登了,只好悻悻地回家了。在去宝青坊的水路上,小狗会说话了,对信心满满的阿宣说:谁喜欢你呀,我就是混口饭吃。

与蛇族斗士常盘在江面上打斗之后,小白显现了白色的鳞甲蛇身,小狗惊慌失措。阿宣将小白抬到了庙里,小白身体的奇寒竟然让地面上顿时冰霜满地。阿宣语无伦次:快逃吧,你不是怕蛇吗?在银杏林,阿宣与小白首次牵手而行,小狗有点怪声调、害羞地说:还有一只狗呢?

小狗肚兜总是以旁观者、弱者的语调,制造了幽默。有时,它对阿宣行为的疑问,烘托了阿宣内心的另一面。

最后,当阿宣为了村民而受难,老奶奶央告村民去搭救时候,胆怯的村民胆怯:阿宣现在是妖了。小狗厉声喊到:小妖怎么了?我还是妖狗呢?不是阿宣,大家现在不是都要死了吗?此时,小狗的角色,不仅是忠义的爱犬,更是一个有逻辑的辩者,其正义的形象,投射了观众内心的期求。

 
 
直白与炫情的结尾 

《白蛇:缘起》的不足之处,也是国产动画的共有。影片中的角色性格和心理,过于单调,以至于角色的动机都是导演的直线设定,缺乏因缘际会的张力、变化与递进。

而且,宝青坊和佛寺下的道家地宫的情节,在制造奇观的同时,难以掩饰“游戏”的程序性,角色只是闯关而已,没有因为置身生死攸关的险恶而心生莫名的恐惧、痛苦,以及抉择,即阿宣没有经历磨砺之后的心理成长。

除此之外,本片的微瑕在于结尾过于直白与炫耀。这和《风语咒》(2018年)的结尾一样,意图展示大难之后的团圆,再现一种喜剧效果,但事与愿违。

 

尤其《白蛇:缘起》是哲理与诗意互为融通的风格,阿宣与小白姐妹投胎之后,在西湖长堤的偶遇,本已显示了小白的真情是感天动地,给人以“喜”;三人在红尘之中因为碧玉珠钗不期而遇,显示了冥冥之中的缘分的“奇”。用了全景和中景,过于写实。此后,泛舟湖中,二人的对话有狗尾续貂的饶舌之感。

与此相反,徐克导演的动画片《小倩》(1997年)的结尾,男主人公宁采臣投胎后,保持着头脑清醒,降落在小兰的今世所在地。

殊料,小兰已经嫁作他人妇,为了保持礼数,宁采臣被小兰和家人轰赶出家门,再加上主人家大狗的撕咬和追赶,宁采臣慌乱之中跌落到了门外的池塘中。池塘中,小兰才凌空细语。而且,这一段都是大远景,没有人物的全景,给观众以浮想联翩的空间。

瑕不掩瑜,《白蛇:缘起》的道具和场景,反映了制作者在三维动画制作过程中的几十层的材质覆盖的工作量,以及通过画面、角色性格塑造,整体烘托和晕染了中国传统文化与美学的风格,即使票房没有的到预期,其艺术探索,值得礼赞。

 

 

 

协会新媒体

国家广播电视总局 国家电影电子政务平台 中国文明网 人民网 新华网 中国文艺网 光明网 中国网

友情链接: 广东文明网 广东省旅游网 广东文艺网 广东作家网 1905电影网 南方网 大洋网 金羊网 广东省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广州市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百度